首页>专家观点>详情
陈向宏:文化旅游特色小镇冷思考
2017-11-21 14:47:01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周玲

陈向宏:文化旅游特色小镇冷思考

江南水乡

  在目前这轮旅游发展中间,我所接触到的,无论从乡镇、县地级市乃至省级各政府及城投、旅游集团等政府主体,对这种大旅游项目投入的冲动是很大的,对这种产品的成功渴望是很强烈的。我反而在认为这个时候要做一些冷静的思考。

陈向宏:文化旅游特色小镇冷思考

乌镇自然风光

  一、产业投资的冲动不能代替市场的理性选择

  不否认旅游是一个朝阳产业,但不是“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2010年我做北京古北水镇项目之前,带着团队在福建考察多次(我去了4次,团队去了8次),原来是准备投土楼的,福建有3万多个土楼,我跟当地地方政府领导都有接触,后来我们为什么退出?因为我们感觉到当地领导不是不支持我们投,反而他们非常支持,但是他们的诉求很具体。

  说白一点,他们认为投资商来了以后,只是带着钱来,具体哪一块做什么他们都已经列好了。后来我们觉得很难进行接下去的沟通,因为对投资者来说,所有的投资诉求的放大或缩小的判断,很大一部分来自市场的需求,投入多少?未来的回收的途径在哪里?模式在哪里?对这个产品的未来增长余地在哪里?这些可能是政府和企业各自思考侧重点不同,正确的是做“结合”文章。

  我自己也在政府做了近几十年,所以理解这种资源拥有方与外来开发主体诉求的异同,可能前者应充分认识到旅游产品是充分市场化竞争的严峻,后者更应从长远出发,寻找当地政府需求合拍的市场机会。

陈向宏:文化旅游特色小镇冷思考

古镇古桥

  二、多项的选择诉求不能代替市场清晰的供给侧需求

  旅游现在是一个需求的年代,更是一个产品的年代,旅游不缺市场,后来居上,只要做到品质口碑,真的不愁市场。我国旅游产业比世界上任何国家都要来得有生命力。为什么?因为中国有巨大的游客市场。14年前我做乌镇西栅的时候,已经开始做度假小镇,所以乌镇目前经营上如果有成功是因为14年前超前了所有古镇的旅游产品模式,过了14年后的今天,王江泾要做一个古镇,如果还去做简单观光,甚至还是按照乌镇当初的西栅来做,我就认为有很大的风险。这种风险是来自于对变化了的旅游客源市场的契合追求。

  我们接触到的每一个当地领导都对自己所辖的土地都充满着感情,都认为在全中国所有资源里面唯独自己拥有的待开发资源是有无穷价值,我现在基本都不去看水库,中国有几万个、甚至几十万个水库,凭什么就是你的水库最好呢?你给我讲文脉、故事、人物,我就问你在所有的这些资源中间,什么资源做成的产品才是市场最需要的?包括以前有的、现在有的,包括有形的、无形的,不是所有的诉求都可以形成旅游产品,尤其是游客需求得到满足的旅游产品,讲文化传统的复苏需要市场思维创意的加入,这是很多项目战略定位容易走入的误区,市场要什么?供给侧的需求改善是什么?所有的旅游开发项目应该以此作为出发点。

陈向宏:文化旅游特色小镇冷思考

江南小镇古民居

  三、资源碎片化的分割不能替代未来系统优势空间的建立

  现在全国许多的项目,都习惯于碎片化资源的分割定位,什么意思?在这个地方,资源是有不同等级的,有最好的资源、次资源,有商业开发价值大的资源,有未来价值大的资源。如果最先接触的都是先把这个碗里最好的肉先吃掉,当回过头来觉得什么都没想清楚的时候就会发现碗里只剩汤了,这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

  举个例子,乌镇我是最有理由做南栅、北栅,我为什么不做?因为我觉得我没法想出一个产品模式能够超越西栅的,我就不做。我觉得未来发展中间,会消耗掉很多珍贵的现存资源,回过头来想想最后真正能够发力做出好产品的是有耐心、熬得住的这批人。

  因此,今天如果一时条件不成熟,就把所有的资源先捏在政府手中,然后再设法找一个最靓的人嫁反而是一种选择。如果从一开始有很多的诉求诱惑,有些地产商说做个“主题公园”,有些又来说做一场演出,但你发现整个系统的核心引擎没有。这是应该避免的。

古建风采
古建档案
分支机构 更多
热门点击